AM.

这里白染/Acqua•Marino.得了吧就是个辣鸡.主APH/花仙/BSD/碑谷.是个文手 真的,是个文手.约定的梦幻岛绝赞入坑中(ntm

怎么说呢

不打tag了。打了也没有意思。

就我本人而言,就算之前 大概是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刚刚入岛坑 看到了很多感动的画面

那时候很难受的就是想要分享一下却发现没人能分享,当时就想着能火一些就好了

三月我听到了动画化的消息

我:操。我安详倒地。终于可以收获更多同好了吗,早入坑一年就可以享受多一年的快乐啊。能让我看到会动的雷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快闭嘴

然后是中考完之后那个暑假。

那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

仔细想想吧。其实我本人清楚梦幻岛这个题材做出动画不火完全没道理。

从那时候我就开始做心理准备。每想到以后可能会出现的情况我就有点怕。

对不起 是真的有点怕。

现在它来了。

一开始还算好的,我就盲目乐观了。这样的情况一定会延续下去的。

随着动画漫画剧情的延伸诺雷股暴涨本来就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为什么我莫名其妙的吃柠檬,我这个人好奇怪

现在,当时暑假预想到的一切都摆在我面前。

我发现我还是很难接受,大概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就那样了。

坑应该是不会退的。大概已经写好的那篇文永远没胆子发出来了吧。

我好菜啊。

也就这样了吧。反正我再怎么样也不会受太多人喜欢的。

我说过很多次的,我写什么都是为了自己愉悦。

你们想看什么,喜不喜欢我,是不是对家,恕我直言

关我屁事。

还有梅吃百日。

我有时间了。我会更的,一定会的。

希望在这里不要出什么幺蛾子。

因为家里的一些原因已经弄得我快不行了。

我这个人其实也就那样吧。

是个利己主义者嘻嘻。


我放假了

那么

我要去辅导班了,大家再见


真对不起!!我被留下补习了!!

在电影院刚放假 等着看天之杯嘻嘻


还活着

那个 在我列表里的各位都知道我手机被收了,存稿都没有了(...)因为学业问题也一直没有写新的


这样...过两天我们会放五天假 大概是高一的特殊待遇吧(...)我会尽量把day3发上来的


新年快乐。


梅吃百日挑战DAY2/风雨/

*我回来噜
*这篇梅特和吃基本没有语言交流,把糖埋的很深以至于我重看都只有刀子(...)
*DAY1戳tag或主页
*试着写一下花灵契约 也就是现在的各位。
*梅吃百年ooc烂尾挑战 病句废话满天飞
*没问题的话↓
那雨像是突然下起来的。
于是花仙们四处躲藏,想要寻找避雨之地。偶尔有幸运的花仙在路边拾起被随意扔下的荷叶,堪堪顶在头上护住翅膀便急着飞走了。他们飞行带起的花粉在翅根处洒落,被雨水击打得不成样子,坠入泥土。
“啊啊真是的,居然下雨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啦……最近的天气古怪得连一向最准的拉贝尔天气预报都不准了呢。”
“毕竟夏天到了呀……”
“有时候真的对我们的体型感到忧郁,没法顶荷叶也没法搬很重的东西,我们几个连一把荷叶都撑不起来——”
“是啊是啊,还给淋了一下。”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一群花精灵王和花神之灵聚在一个小店里叽叽喳喳讨论着什么,其实也并不难猜。瞧瞧他们不是这处湿就是那处湿,忙忙呼呼用着并不擅长的烘干魔法,角落处还放着一把被戳出来两个洞的荷叶,答案就已经了然了。
夏日的天也确实是说变就变的,异世界好像还给了娃娃脸的称呼。这对于花朵中的花仙来说很难理解,但应该和生病了哭哭闹闹的花宝们差不多吧——露卡丝曾经这么说过。
“啊,小吃货。”这时玫杜莎回头,声音轻飘飘的。
“已经和老板相处融洽了呢……”

“没有发生什么。”小吃货否认道,“再说就不给你们点心我们两个吃。”
“!小吃货你公报私仇。”
“嘿,这可不算。”橙发的小人儿笑笑,身后跟着刚从厨房出来的薇儿——来来来大家都吃。暖暖身子,等雨停了好赶路回家呀。

吱呀。碰!乓。

门被不合时宜地推开了。不,与其说是推开还不如说是撞开——
这样的事儿这家伙以前也干过不少次,次次不让人省心。谁让这人出门不带伞,下了雨也不知道找点遮挡物,多多少少躲避一下呢——哦,他找了,就是这里。或许他还找过了其他地方,但谁又能收留这样一位“十恶不赦的坏人”避雨呢?
真是的啊,这家伙。
梅特墨菲斯。真是的。
店里一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小吃货垂下眼睫似乎是不想去看对方,腮帮鼓起如花栗鼠般。嘎吱嘎吱嚼饼干儿的声音似乎启动了什么机关,其他人这才被激活了生命开始相互尬聊问候。而顶着湿淋淋紫毛的家伙似乎并没有自己才是罪魁祸首的自觉性,随随便便擦干了眼镜便“嘻嘻笑着”冲薇儿叫自己要在这里避雨,顺着便还点了点东西吃。

一如既往的。

虚伪。

这场风雨着实的讨人厌。但小人儿并不否认,这场风雨同时带来了希望——希望这希望不会是“希望”。
一般事件而已。小吃货奉劝自己,最好不要陷得太深,他现在可是站在你对立面的敌人。
但他明白的,那天是他亲口拒绝了他,亲手将他推离了自己身边。

但他也应该明白,那日是他拒绝了他,将他亲手推入了名为绝望的深渊。

“真没想到花神之灵们在这种情况能与我共处一室还没能吵起来,是该说你们的定力提高了不少吗?”最终梅特墨菲斯打破了这种再次诡异起来的沉默,语气一如既往地轻佻随意。
“你还好意思说,你......!”
“啊,看来是我理解失误,收回前言♪”
“喂,你!...”
“好了好了稻荷桃喜,别冲动。等雨停了就没事了。”他终于开口,有意无意地冲紫毛那边瞅。
被瞅的人耸耸肩歪歪头,表示了自己的不置可否。“喏,你们瞧。同样身为花灵契约的花神之灵,你们怎么没有小吃货那样通情达理呢——”
桃喜似乎又要站起来,梵天和五月一左一右忙不迭地压住了他。良久才有细小声音传出——“也不看看是谁先不通情达理。”
对方的笑容似乎僵住了一瞬。
啊,似乎不只对方。
“红雨...!”君影急急提醒。
而言者似乎刚刚感觉出自己的话有哪里不对劲,慌慌忙忙转过头询问“小吃货没事吧”,而他只是摇摇头说没关系。
毕竟他们说的-句句属实。
他猜想自己还挂着那副小孩子看了都能哭出来的假笑,因为梵天看着他脸都绿了。
啊对了,梵天的能力是读心。自己这时候的想法大约是全被他看透了吧。

这场风雨果然还是糟糕透了,他想。

我太累了对不起我咕了👋

我可以回家了!!

今天晚上一定更day2 一定更 不咕 不会咕咕咕

10fo了!开心(虽然大多是互fo和亲友
看什么看。什么点文 不知道 没有。

【小花仙/颜羽】子时之花

*犹豫很久还是发出来了...是参加群内活动的文。这时候应该没多少人...
*喜欢他们很久很久了 数不过来,也写过很多同人。但要么鸽了要么太丑沉入水底。对于喜欢的几对总是没有底气去写,因为喜欢了很久所以反而更加摸不透他们,是这样的感觉。
*当然不是在夸这篇多好看,只是想要分享自己的意会,写写他们的成长,告诉全世界我爱他们(?)
*虽然是游戏设定而且有点雷动画,但也希望他们的关系能够像动画那样啊......
*游戏设定ooc,有些偏离设定(只是因为记不清x)和少量私设,大量剧情延伸和捏他,有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暗示。
*好像雷点批发商......
*能接受的话↓
🌸......🌸......🌸......🌸......🌸
0/
然后是他的血,一时间眼中竟尽是刺目之色。
他想要哭泣或是喊叫,但他的喉口已经干哑到发不出任何声音。
花逝了。

1/
子时花开。
颜是先睁开眼睛的那个,所以他被叫做“哥哥”。
但事实上,他仅仅比羽早看到这个世界三秒钟——就算是如此,他也尽力地做到了身为“哥哥”应做的事,几乎全部。这大概就是他和羽性格迥乎不同的根本原因吧。
经常会有人问他这样的问题-像是“你讨厌羽吗?”,诸如此类。而这时他便会笑,笑得问者一阵面红耳赤。然后他反问——
“为什么要讨厌羽?讨厌弟弟这种事情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概也是因此,羽显得尤其信任他。与其说是同族的血脉使然,不如说是一种更加接近本能的,对温柔之人的依赖。

2/
后来他们长大了一些。但族人们突然说他们永远无法长大成人,只能保持现今的童颜。但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之趣事多多,至少羽这么觉得。而颜也认为,一辈子这么生活下去,也没什么不好。
当然,他也不会忘记得知消息时一夜的梦魇缠身与湿了的枕头。
但就在这时,古灵王下了令。
还身为儿童的精灵,须得来到正殿参与竞选。
于是一切就变化了。

3/
“哥哥哥哥,你觉得二王子他会选我们吗?”“这并不一定,羽。你看,比我们优秀的精灵有好多呢。”
当时的异国皇子比他们也高不了多少,仍是小不点的状态。大抵是小不点选小不点,他们被推了上去,成为了皇子的近侍。那时他们的族人欢呼雀跃,那愉快的气氛与过年无异。
可没过几天,没有得到名字的小王子便被关了下去。于是有族人悄悄传信过来,要他们找机会离开古灵仙王宫。于是他们相视,做了相同的选择。
遵从使命。
家那边再没寄信过来。

4/
然后古灵仙一族覆灭,混乱之间一个错误的空间转移将兄弟二人带入了他们原本不知在何处的地牢,幸免于难。当他们把身为皇子近侍所会的一身法术全试了个遍后,皇子的禁制也算是被打开了。当三个人终于再次看见阳光时,拉贝尔大陆已经不再是拉贝尔大陆了。
他们看过的所有书籍之类,毁灭总是伴随着黄昏,阴雨或是血液。但面前的废墟被阳光关照着,灰尘在还未恢复平静的空气之中飘舞,又因他们的行走带起一片烟云,宁静得很。
当时已为少年身的皇子进入被毁的皇宫弄出几件衣服,站在原本是天台的地方小声嘀咕。
“这里便是海之涯了吧。”

5/
他们硬是把荒芜创成了沃土,将那片残缺之地打造成了一个国度。

6/
......然后国度被毁。
皇子带着他们进行时空穿梭,他们回到了拉贝尔大陆,找寻名为星光的花神柱守护者。那之后,每年一次的到访似乎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虽然羽皮了点在第一年时和自己分了开来,但也没闹出什么事情。
……直到那年,名为小丑的人出现。

7/
他还记得那年他们一如既往地先行来到这里,弟弟调皮惹了他生气,于是小男孩心知不好,四处寻找让兄长开心起来的方法。
没成想这一去,就没再见他回来。
他只道小孩子心性,如以前一样等几日便好。
有一天小花仙来找他,两人相识时间也不短,聊了一阵子小姑娘却想起有要事没办,于是起身准备离开。这时有一张扑克破空飞来,他下意识地档了一刀,却也划伤了手臂。
而那上面所写,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你弟弟在薄暮山谷”,落款只有两个字。
小   丑。

8/
之后他看见了弟弟被杀害的投影。
他并不敢相信所见之为事实,于是收拾了一下,亲身去了薄暮山谷求证。
为什么要拖呢?小丑的目的他也猜到了七八分,不过想借这种幼稚的方法引他去到山谷,令他们兄弟二人深陷危险之中,而此时身为他们主人的异国皇子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他额间沁出薄汗。
所以那名为小丑的人所居险恶用心,乃是藉此引出他门背后的异国皇子。
太恶劣了。
而他拖的这一两天,正是在计算日子,如何与皇子归来的时间相错。

9/
但他这步谨慎的棋,终究是下错了。

10/
欺诈师笑着降下旨意,死神的镰刀逐渐迫近。此时熟悉法阵开启,他的心脏险些停跳-完了。
而他的弟弟举着武器,颤抖着双手和声音,无神双目中汨汩血泪。
“哥哥……”
“对不起。”

11/
长剑挥来,斩断一切控制的线。
深浅紫色相织,法杖之芒飞舞,令人安心的光芒降临,所带竟——

12/
然后是他的血。
颜瞳孔紧缩,想要哭泣抑或喊叫,但他的喉口已经干哑到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听见琉璃破碎的声音,一时竟忘记起身,直到他所认定要守护的神明逼退黑暗,抱着他兄弟的尸体微皱着眉朝他半蹲过来伸出手,他才发现温热的液体一直循着他的脸颊,不断地滑下,滴落。
“对不起……”
“对不起!!!!!”
落在一滩血液之上,落在薄暮的土地之上。
他就这么跪着无声地呐喊哭泣,不知多久。

13/
事实胜于雄辩。
不知是谁对他说过这句话,他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第二天早上,他沉默着振动身后崭新的完整双翼,在床上待了整整两个小时才勉强适应过来,飞起来摇摇晃晃还险些坠落仙藤树顶。隔壁佐伊以为他喝多了,实际上他滴酒未沾(嘿谁告诉你他会喝酒?),清醒得很。

14/
花逝了。

15/
因为在时空通道中差点掉出去,他被为他惊到的异国皇子和伊甸直接甩回了拉贝尔大陆叫他好好休息,这一休息又是整整一年。

16/
子时花落。
小丑是绝对无法原谅之人,她所伤害的是他最为珍视的二人。

17/
……在梵天的环境中出来时他几乎又是经历了一次歇斯底里的绝望,浑身战栗直到别扭的花神之灵跑来陪他谈了好长时间的心,但那都是后话了。

18/
我说过的我没鸽(你谁啊你快滚吧啊

一点破事。姑且称之为公告?

就是手机没了 百日挑战暂时不能更新(...)
不过会搞一些其他方面的文,比如官方剧情延伸啥的。
没了。